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原标题: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点击标题下「镇安融媒」可快速关注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作曲老林刘立勤

老林是敲边鼓子的。

那时我还不认识边鼓,但见他身前乌漆嘛黑的架子上,摆放着个和尚头一般的东西。随着鼓头的号令,他耷拉的头立马扬起,手里那对小鼓槌肆意翻飞,“和尚头”就发出或慢或急简洁明快的鼓声。

老肖说,那东西是边鼓。鼓框是用竹箍、或用一块整木雕凿而成,上口较粗,下口略细,外形呈扁圆状。上口单面蒙以牛皮、羊皮、猪皮或鹿皮,皮面四周边缘用双排鼓钉固定,鼓框下口敞开。我问他有什么作用时,老肖说在戏曲腔体中强调节奏及烘托音乐气氛。

这时,我想起一句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敲边鼓子的。可见,边鼓在乐队里是个可有可无的乐器,敲边鼓的老林在剧团大概也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吧。

老肖说,你不知道,老林可是个厉害角色——作曲。作曲是什么?年少时我不明白。我知道编剧厉害,能写戏;导演厉害,能排戏;演员厉害,能演戏。老肖说,作曲就是那个编唱腔的人。唱腔需要编吗?我记得每部戏都是那几个熟悉的调调。老肖叹口气,说,你不懂。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我不懂什么是作曲,可我明白老林是个贪杯的家伙。他永远都是醉的,满脸乌红一步三晃,十米开外都能闻得到他身上的酒气。他也真的让人认识到:边鼓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记得有次演出,舞台上锣鼓打得咚咚响,他却喝得烂醉如泥怎么也走不进乐池。团长一看那样,只好收了边鼓。那晚没有边鼓,戏照样唱得热热闹闹掌声震天。

戏离得开边鼓,剧团还真离不开老林。剧团原来是唱汉剧,那是成熟的板腔体,依着葫芦画瓢,老瓶子装新酒。而现在,剧团唱的是花鼓戏,花鼓是联缀体,来源于民歌小调,每一部戏的音乐都是创新。

所以,老林很牛气,不愁没酒喝。

领导给老林安排工作,千万不要讲重要性,你吹破地吹破天,他坐在桌前样儿不睬只管喝酒。要是提上两瓶酒往桌子上一放,他沉醉的眼睛立马飞出两粒亮光,乌黑的脸上还挤出几丝笑意。这时,不说作曲,你就是让他把嫦娥的文胸偷来,他都会满口答应。

酒是老林的灵丹妙药,有了酒,他的活儿做得绝对没话说。别人写曲子吹拉弹唱装腔作势,他呢,一手拿着酒杯喝酒、一手敲他的边鼓子,敲一敲记一记。待到酒瓶喝完,桌上的白纸上就写满新谱的曲子。拿来二胡或是其他乐器试听,发现每个音符都敲到你的心上,每一句曲子都是那么好听。回头想给他说声“谢谢”,他已经枕着苍白无力的双手,趴在边鼓子上睡着了。

老林心不重,写一首歌,两瓶酒;写一台小戏,六瓶酒;写一台大戏,六箱子酒。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四块钱一瓶的“秦川大曲”。偶尔也有人主动提出给他买长脖子“西凤酒”或者白瓶子“汾酒”,他怎么也不答应。有人问他为啥?他说,穷身子养不起富嘴,我担心将来我连“秦川大曲”都喝不起呀。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一语成谶,经济越来越繁荣,剧团的日子竟然连工资都发不下。团里的人各找各的活路,有人去跑野场子,有人卖唱,有人卖艺,写戏的东哥去了省城的大剧团。老林的边鼓子终究是边鼓子,作曲更是换不来钱。好在妻子开了一家小店,得以勉强度日。可老林离不开酒,竟然把儿子的奶粉卖了买酒喝,喝个醉醺醺,然后闭着眼敲边鼓。妻子忍无可忍离了婚,将他赶出家门。

那是老林最狼狈的日子,瓮城的大街小巷都能听到他谱写的曲子,作曲的他愣是没有买酒的钱。为了几块钱的酒钱,他扛过麻袋,看过工地,还到殡仪馆打过丧鼓。得了工钱,立马买酒;喝罢酒,他就念念有词敲他不离身的边鼓,看着真是恓惶。好在省城的东哥发达了,介绍他去临县剧团去作曲,他又过上了有酒有戏的好日子。

我调进文化馆,老林又回到剧团作曲兼敲边鼓子。他已经四十多了吧,面容憔悴黯淡无光,还是嗜酒如命。那时人连长脖子“西凤酒”和白瓶子“汾酒”都不喝了,无论他做客或是做东,他还是只喝那种四块钱一瓶的“秦川大曲”。私下里我劝他喝少点,喝好点,把身体养壮点。他却说,兄弟,我一辈子就好一口酒,一辈子只喝“秦川大曲”;没了“秦川大曲”,我敲不响边鼓,也写不了花鼓。

说着,他灌下一杯“秦川大曲”,然后把边鼓敲得“梆梆”响。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老林还是戒了酒。他得了严重的心脏病,一沾酒就嘴脸乌青不能呼吸。不能喝酒,他却喜欢看人喝酒。他经常把我们喊到他家,让后来的妻子炒几个菜,笑眯眯地劝我们喝。看到我们划拳行令,他高兴得眉飞色舞,说,等我好了,陪你们美美地喝。说着,他捞起鼓槌使劲儿把边鼓敲得“梆梆”响。

老林的病越来越严重,只好住进医院。最后时刻,他似有什么割舍不下,一口气一直悠悠飘在喉间。老肖听说后,找来一瓶“秦川大曲”,让我抱着边鼓去了病房。老林昏迷几天了,老肖拧开酒,他却耸耸鼻子睁开了眼。看看老肖手里“秦川大曲”,他微微一笑,伸出苍白无力的手和老肖比划了一下,接起酒杯,在老肖激越的边鼓声中,把酒慢慢倒进嘴里,含笑而逝……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作者简介

靓文|【刘立勤】作曲老林

刘立勤陕西镇安人,汉族,供职于镇安县政协机关。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商洛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百优计划”作家。作品散见《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青年文学》《南方周末》等报刊。有作品被译成英文和日文,小小说《叫我一声“哎”》还被收入日本大学教材。曾获小小说金麻雀奖、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等。出版小说、散文集多部。

来源:镇安县文化馆

下载 爱镇安查看更多资讯

掌上门户 智慧融媒

爱镇安

爱镇安

新闻+政务+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九投十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d88wan.com/326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762-027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62879785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