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原标题: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麋鹿,中国特有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珍稀动物。目前世界上仅存约万头,其中野生麋鹿不到4000头。

近日,由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编、雷刚摄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的《长江麋鹿》一书,以232张照片,从不同角度展示了麋鹿的生存状态、生活习性和社会结构等。与该书同步出炉的还有电视纪录片《重回长江的麋鹿》,该片由编导兼摄像张溶、航拍与摄影张靖川等主创,已于今年4月在央视纪录频道分上下集播出,5月又在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播出了英文版。

扫码观看纪录片

据介绍,《长江麋鹿》摄制长达四年,摄影师深入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经过长期的摸索和了解,换取了这群湿地精灵的信任,他们不分昼夜、不论季节跟踪拍摄,还原了麋鹿的生活与故事——充满生命的张力与原始的感动。

近日,主创团队向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讲述了《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灭绝又重生的湿地精灵

专家考证,300万年前,麋鹿就在长江中下游的湿地繁衍生息,但让人牵挂的故事则发生在100多年前。

彼时,清朝风雨飘零,麋鹿经历了皇家狩猎、天灾人祸等大规模减少后所剩无几,被圈养在北京南海子皇家鹿苑。1865年,法国传教士在此见到了这个他从未见过的物种,才使其有了动物分类学上的命名,并被西方所知。

1900年,因战乱、洪水、饥荒等原因,麋鹿在其原生地中国灭绝。所幸,一次世界大战后,此前流入欧洲的18头麋鹿被英国第十一世贝福勒公爵收购圈养,让这个种群得以存活。

1985年,公爵后代十四世贝福勒公爵将麋鹿送回中国。20世纪末、21世纪初,64头麋鹿分两次回到它们的家乡湖北石首,从此在此繁衍生息。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更让人惊叹的是,最初在欧洲存活的18头麋鹿中,只有一头母鹿可以生育。可以说,目前世界上存活的万头麋鹿,都是那头母鹿的子孙后代。

“麋鹿的灭绝又重生,并且重回故土,与自身旺盛生命力有关,更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它们在华夏积弱贫瘠时灭绝,在改革开放后引进,在生态文明建设时再度繁盛。”《长江麋鹿》主创团队介绍,麋鹿从海外回归祖国、又回归原生地,最后回归自然与野性,这三个“回”的背后揭示了许多信号和密码,包括历史、政治、文化、生态等,这些深深吸引着摄制团队。

2019年,摄制组正式进入石首麋鹿保护区开始拍摄。此前,虽有过长江麋鹿的纪录片,但那时,野生麋鹿种群数量仅有几百头,而到2019年已经有数千头。“当野生麋鹿种群发生了量的变化,它们的行为、习性、社会结构一定会有一些变化,因此这次的拍摄更显意义不凡。”这是摄制团队的共同感受。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每个生灵都值得被尊重

麋鹿以怎样的生命力,让人牵挂十多年?

它们活力十足,极具生命张力。

这种生命力,在求偶时,在遇到危机时格外明显。

每到求偶季节,麋鹿群便进入了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刻。雄鹿们开始“臭美”,吸引母鹿。更重要的是“鹿王争霸”,争夺交配权,传承生命。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长江麋鹿》里写道:从摄影和观赏的角度看,当然是搏斗来得精彩,那真的是杀气腾腾、剑拔弩张、天昏地暗、殊死较量——顶、撞、轰、砸、扳、拱、掀、溺,诸如猛虎掏心、泰山压顶、直捣黄龙等手段战法,一一都有施展,无所不用其极。水中、滩涂、草地、树下,处处皆战场。

而在遇到险境时,麋鹿们则呈现出另一种顽强。摄影师讲述了一个故事:2020年8月,因洪水围困,保护区核心区绝大部分草地被淹没,麋鹿缺乏食物,而一网之隔的安全区因地势略高,有草可吃。年富力强的雄麋前赴后继,一批批轮番冲上前,用鹿角顶、用鹿蹄踢、用身体撞,嘶吼声、撞击声,气冲云霄,终于将小拇指粗的保护网撞开两个大洞,钻进了安全区。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它们灵动聪慧,魅力十足。

麋鹿们在湿地上戏水、卧泥、争斗、吮吸,或呆萌或娇憨或矫健或优雅……《长江麋鹿》里呈现了麋鹿们的不同神态和行为,那一双双灵动的眼睛会说话。摄制组发现,喜欢群居的麋鹿,不仅会和同类交流,也能和令它们感到安全的人类交流。它们十分聪明,有着更利于生存和繁衍的社会组织结构。

它们尊老爱幼,舐犊情深。

幼小的麋鹿特别惹人喜爱,乖巧、楚楚可怜,也是整个鹿群的“特保儿”,“妈妈”负责照顾,“爸爸”“叔叔”“哥哥”们负责警戒。特别是在成群移动时,鹿群会以特殊的队形保护着老弱麋鹿:有经验的母鹿领头寻找前进方向,小麋鹿和老年的麋鹿在队伍最中间,青年雄鹿在队伍两侧戒备,壮年雄鹿则殿后保护。

“一切生灵都有高贵的地方,人类可以从它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我们越拍就越爱它们,每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让摄制组最为感慨的一个场景是,当一头麋鹿即将走到生命尽头时,它会离开鹿群,孤独死去,为的就是不影响鹿群。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爱我请你远离我

在《长江麋鹿》一书中,专门给一头麋鹿留了一章,它孤独地戏水、追逐汽车、站在路中间看着镜头……每一张照片都显示出,这是一头有故事的麋鹿。

这头麋鹿,名叫“团圆”,每位摄制组成员都曾为它流过泪。

“团圆”小时候因和母亲走失,无法生存,保护区工作人员不得不对其进行人工喂养。起名的用意,就是希望它早日回归鹿群,和家人团圆。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然而,在长达5年与人相伴的时光里,“团圆”对人类产生了深厚的情感和依赖。只要听到喂养它的“奶爸”杨涛的声音、看到杨涛的身影,“团圆”就立刻会靠近。

“团圆”没见过同类,它的眼里只有人类,并且十分信任,“它可能以为自己是人。”而这,对于最终要回归野外和鹿群的“团圆”来说,是极大的障碍。在过渡区适应新环境时,“团圆”只要听到人声,就会立刻循声而来,而对于闯入过渡区的麋鹿反倒十分害怕。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而后,工作人员一次次将“团圆”引到麋鹿群所在的地方,“团圆”却独自跑了回来,如此反复,五次三番。

有一天,在保护区的“团圆”发现了摄制团队的摄影车,它兴奋地拦住车,把头伸进车内,想寻找它熟悉的“奶爸”和其他人类;它用头抵着车身,嗅和舔车身,似乎在撒娇,在寻找曾经熟悉的味道。当车“狠心”离开时,它依依不舍跟在车后狂奔。

“面对这样的场景,大家都唏嘘不已,默默流泪,但我们不得不离开,这是大家对野生动物真正的爱。”资深摄影师雷刚说。

“团圆”是野生动物与人类关系的缩影。书里写到:正如野生动物保护圈里的名言,如果真的爱我,那就请离我远一点。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为了让野生动物有更多更好的生存空间,摄制团队在拍摄结束后仍然保持着对自然保护区的关注。

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都在天鹅洲长江故道。近年来,雷刚作为湖北政协智库专家在不同场合呼吁,建立长江故道国家公园宜早不宜迟。省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将他的建议作为集体提案,在省政协第十二届四次会议上提交,引起高度重视,被列为省政协重点提案并跟踪督办。

“长江故道是大自然的杰作,较好地保留和体现着长江生态的原真性、完整性与生物多样性,在世界大江大河中极为罕见。”该提案提到,如果以天鹅洲故道为核心,来谋划建设长江故道国家公园,就可以集自然地理、自然湿地生态系统及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保护于一体,必将有利于全面恢复生态系统功能和野生动植物生态环境,给子孙后代留下珍贵的自然遗产。

万物有灵且美——《长江麋鹿》背后的故事

“我们会持续关注湖北的生态建设,尽自己所能为保护大自然做些事情。”摄制团队表示,下一步还将继续拍摄金丝猴、江豚等湖北保护的珍稀物种,留下更多影像,唤起更多人对自然的关注和爱护。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陈熹)

湖北日报客户端,关注湖北及天下大事,不仅为用户推送权威的政策解读、新鲜的热点资讯、实用的便民信息,还推出了掌上读报、报料、学习、在线互动等系列特色功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九投十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d88wan.com/326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762-027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62879785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