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我从小就爱画画,尤其爱画眼睛——大我十岁的姐姐很疼爱我,让我在她小时候的书、本子上随便糟蹋。雪白的草稿纸上挂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眼睛珠子,她也不恼我。妈妈有一次对她说:“早知道,当初我也不拦着你画画,我们家现在就有两个画家了。”

那一天听到这句话,姐姐晚上关上房门呜呜地哭了。爸爸妈妈冷冷地说:“二十多岁的人了,这点话都扛不住!”但是我很心疼,敲开姐姐的门看望她。姐姐的眼睛浸着泪水,比一般时候更美。她低垂着这双潭水一样的眼睛,对我说: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画画,上三年级的时候,我的数学一直都考不好,爸爸妈妈就不许我画画了。有时候我不是在画画,只是在看语文书上的插图,妈妈看见了,都要骂我,没完没了。她只有看到我在做题目才放心。我读课文、念英语,她都觉得我是故意弄出哇啦哇啦的声音方便偷懒,更不要提画画了。”

“所以我画画的时候你从来不管我?”

“这是一个原因,但不仅是因为这个。”姐姐摇摇头,接着说,“我比你大十岁,换算起来妈妈大肚子的时候,我应该是上四年级了,对,就是那一年。妈妈大肚子不能上班,整天待在家里,爸爸倒是天天加班不回来。妈妈抓不住爸爸,就把眼睛架在我身上。我放学回来一进门,她就叉着腿躺在沙发上问我:今天在学校画小人了吗?我回到房间里,关上门,她马上就喊:你又在里面画小人!我只好打开门写作业,写着写着没有动静,她又会说:你正在房间里画小人吧?我不理她,她就撑着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其实你根本没有在房间里画小人吗?”

姐姐听了,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辉:“怎么可能!我也是个孩子啊,她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偏要干什么!

我刚才说的她的那些动作,都是虚张声势。等脚步声停了,电视上的声音传来,我就可以放心画我的了。

我的房间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纸,我是说,纸当然有,但是像空白的A4纸是没有的。书橱里都是书,抽屉里是写过的作业本和草稿本,那些里面还夹着几坨我的数学卷子,桌子和地上一个大纸箱之间有一个废的旅行包,里面是旧报纸。没办法,我只能就地取材。课本上本来就有插图可以发挥,可是插图也很少,我在风景图上画人,人物图上画衣服,连李白杜甫都画完了。我就想,画在文字里吧。那些文字排版得也很挤,大一点的人都插不进去。我听着外面没有脚步声,我就悄悄地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我上学期用过的草稿本。那上面还有好多空白的地方,我高兴坏了,一下子就把它们都画满了。

单单画人还不过瘾,我还自己编故事。那时候我就会写小说了,当然我不敢写到本子上,只能把那些故事存在我脑子里。当时我实在没心思学习,上课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脑子里都装着我自己的故事,有时候好好的跟人说话,突然想起什么可以灵感可以放在自己故事里头,可兴奋了。脑子里装的故事太多了,我就忍不住要把它们画下来。

一开始我只是把故事的男女主角画了下来,后来我看干画人没意思,就画我想像的那些情节。怕以后忘了画的是什么,我还在每个人物的旁边写上了他们的名字,当然是用铅笔,用很小的字体写的。我所有的画都是用铅笔画的,方便随时擦掉。”

“所有都是铅笔,没有用水性笔画过吗?”我有些遗憾,“所以你那些画现在都擦掉啦?”

姐姐垂下头,用她哀伤的眼神望着我。

我小心地试探着问:“那要么是,被妈妈发现啦?”

“其实也没有被发现,是我自己撕掉的。”姐姐说。

停了好一会儿,姐姐才接着说:“后来,我胆子越来越大,用铅笔不过瘾,我开始用钢笔画,就是我平时写作业用的钢笔。用钢笔还是有些害怕的,我就把门关上,从里面插上插销。我是在电视的声音传来之后再关的门,动静也很轻,妈妈一直没有发现。

可是有一天,她终于发现了。我正在画一个小女孩,具体的名字我忘了,我给她画了很小巧的眼睛和鼻子,正在给她的长头发涂色。突然妈妈就在外面梆梆的捶门,大声吼:哪个要你锁门的,在里面干什么亏心事啊?!

我吓得一激灵,赶紧把草稿本往抽屉里塞。可是我转念一想,她要是闯进来肯定要翻我的抽屉啊。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撕掉它!纸上的每一个人物好像也突然盯着我,对我说:撕掉我们!

我一下子就哭了,我真舍不得。我捏着纸,一点底气都没有地说:我在做作业,你的电视声音太吵了我才关门的!妈妈捶得更厉害了,喊着:你做个屁的作业啊,考那么点分还好意思讲自己在做作业,少废话给老子开门!

终于,我的手一把攥住了一叠纸——有我画过的,也有没画的,管不了了。我的手腕开始使劲,本子被我的手带动得一直打转,纸却撕不下来。我只好先松开后面的,只撕第一张。呲啦一声,那个小女孩就被我撕下来了,我还没来得及看她一眼,就随手揉成团,揣进桌子底下的那个旅行包里。那就像一个大黑洞,里面本来就有废报纸,不特意掏根本掏不出来。外面妈妈还在捶门,还一直在哭,是那种不流眼泪的干嚎: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废物女儿啊,我活得真失败!真失败!我就该去死!我就该去死啊!

我都能想象的到,她在打自己的头,甚至在捶自己的肚子,我可不敢让她这么流产,不然她以后会骂死我的。我只好一边说:你等我算出这道题,就给你开门!一边赶紧撕下画过的纸,揉成团,揣进旅行包里。”

说到这儿,姐姐已经满头大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却没有放松,连忙问:“后来开门了吗?妈妈发现了吗?”

姐姐说:“开门了,她进来就抽了我一巴掌,又把我的四个抽屉都拔出来堆在桌子上,到边到角地翻,可是什么都没翻出来。她把我骂了一通,就走了。我自己把抽屉一个一个地装回去,一低头,看见一双眼睛。”

我心里“啊”地惊叫了一声,姐姐平静地说:“那是我撕下的第一张纸上,那个小女孩的眼睛。大大的圆不溜秋的眼眶,墨水涂得乌漆漆的眼睛,没有一点高光,在那个黑洞一样的包里,在皱成一团的纸上,直直的,死死地盯着我。”

我也直直的,死死地凝视着姐姐。

姐姐虚弱地靠着床腿,眼睛望向当年那个旅行包的位置。那里现在空空如也,连旅行包底下的大纸箱也不在了。

“那个旅行包,原来就摆在那里。”姐姐指着那个位置,“很小的一个包,还装了一半的废报纸,那得多挤啊。待在桌子底下,那里多黑啊。”

我轻声说:“姐姐,妈妈当时闯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瓶杀虫剂吧?”

姐姐愣了愣。

我笑了一下:“你当时穿着一件蓝色的小汗衫,胸前有一只棕色的小熊。”

姐姐美丽的眼睛露出愕然的神色。

我笑着说:“姐姐,我不怕挤,也不怕黑,我知道你会长大的。”

原创文章,作者:九投十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d88wan.com/333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762-027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62879785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